您当前位置:中华消费网 >> 娱乐八卦 >> 新闻正文

单霁翔盛极而退 故宫网红路谁其守之

— 发布 —

2019-05-08 21:12

— 责编 —

admin

— 来源 —

中华消费网

— 分享 —

【摘要】单霁翔盛极而退 故宫网红路谁其守之

“我不是故宫的掌门人,我是看门人。”单霁翔这句自谦的话,在4月8日变成了现实。不可否认的是,尽管这位“看门人”在任的7年引发热议、争议不断,但他让有着近600年历史的故宫不再高高在上,让价值连城的文物真正“活”进了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如今,单霁翔盛极而退,敦煌掌门人王旭东赶赴京城、入宫接棒,面对未知的明天,故宫又将如何择善而从之?

单霁翔盛极而退 故宫网红路谁其守之

故宫“扫地僧”退出江湖

七年前,正当故宫因失窃、错别字、逃税等问题经历着它的低潮期时,58岁的单霁翔临危受命,接过故宫掌门人的帅印,成为故宫博物院第六任院长。

上任之初,为了彻底摸清馆藏文物的数量和状况,上任之初的单霁翔用了五个月的时间,走遍了故宫1200座建筑,9371间房,穿破了20多双鞋。炎热的夏天,单霁翔的助理脖子上挎着相机跟着跑,忍不住偷偷抱怨:“跟着我们院长,费鞋。”

五个月的“摸底”之后,单霁翔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当时,故宫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古代宫殿建筑群,长期以来开放区域只占30%,186万余件文物藏品99%沉睡在库房,到故宫的观众虽然多,但80%都是沿着中轴线参观古建,很少能接触到丰富多彩的文物。

单霁翔首先将故宫的可参观区域进行大规模开放,截至2018年,故宫开放面积由2014年的52%,达到80%以上,8%的文物向公众展出。

身为故宫博物院院长,出现在公众场合的单霁翔带给人们的感觉不是严肃沉重而是幽默风趣,在他的带领下,历经了几百年沉浮的故宫也仿佛注入了与单霁翔同样的“幽默感”。在故宫开发的文创产品中,正襟危坐的皇帝和娘娘变成了“宫廷娃娃”摆件,雍正帝的朱批“朕就是这样的汉子”被印在了扇子上,故宫馆藏文物的纹样被做成了口红的外包装。据单霁翔透露,早在2017年,故宫文创产品的销售额就达到了15亿元。

尽管故宫文创从不愁卖,但故宫的“看门人”单霁翔却一直不余遗力的在各类场合推销自家的产品,甚至是在讲座上也在“卖货”。“伞,春天可以打我们的这个伞,夏天可以打这个伞,秋天可以打这个伞,冬天可以打这个伞,一个人准备四把伞就够了。”

单霁翔曾表示,“我们的文物得不到保护的时候是没有尊严的,得到了展示就是光彩照人。到2020年,紫禁城600岁生日的时候,我们要故宫收藏的每一件文物都必须光彩照人。”

高歌猛进中争议不断

回顾单霁翔执掌故宫的7年,故宫不仅进一步扩大开放空间,更通过文创衍生品、特色活动等方式拉近与人们的距离,从而实现高歌猛进的发展。但在这一系列成就的背后,也存在着种种的“是与非”。首先不可不提的便是前段时间彩妆类衍生品因质量问题、授权纷杂而引发的争议。

去年12月,“故宫文创馆”与“故宫淘宝”相继上线眼影、腮红等衍生。没想到的是,此前被频频夸赞的故宫衍生品却在此跌了一个跟头,消费者对“故宫淘宝”彩妆产品的质量、实用性等方面不断发出质疑。

质疑声还未解决,“故宫文创馆”与“故宫淘宝”两家店铺也令消费者产生谁才是正牌的疑惑。仔细查询才发现,原来共有5家企业为故宫开发文创产品,而“故宫淘宝”与“故宫文创馆”的运营主体分别为北京尚潮创意纪念品开发有限公司和故宫博物院,这则让故宫授权纷杂的情况浮出水面。在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看来,授权的价值就在于稀缺性和排他性,虽然授权多家会带来短期的利益,但长此以往则会消耗消费者对产品的信任度。

彩妆衍生品只是让故宫引发争议的事件之一。两个月前,600岁的紫禁城在94年里首次开放夜场并举办上元灯会。消息一经发布,人们纷纷线上预约抢票,甚至导致故宫官网一度瘫痪。然而,灯会的相关视频、照片传播开后,虽然有赞美之声,但认为“土味较重”、“有些失望”的声音也随之传出。

一次“尝鲜”评价不一,另一次“尝鲜”也未能逃脱质疑。今年2月,故宫推出新菜品火锅,消费者同样毁誉参半,部分人对此较感兴趣并有意尝试,但也有不少人担忧是否会影响到故宫的保护。随后在一个月后,故宫正式叫停火锅。单霁翔对此回应称,故宫在产品方面不断在把握度,有争议还是要遵从大家。

魏鹏举认为,通过布局文创衍生品并进行相关尝试,符合博物馆的发展方向,让故宫在展览展示、学术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更长的产业链,而关键在于如何合理有效地开拓新领域。

后单霁翔时代的“网红路”

- THE END -
ICP证号:鲁ICP备18021188号-13     商务联系:gaojianhezuo@qq.com
CopyRight © 中华消费网 https://www.xjnewsw.cn 复制请注明出处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本站名单(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