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华消费网 >> 消费生活 >> 新闻正文

物业共治新样本

— 发布 —

2019-05-18 21:49

— 责编 —

admin

— 来源 —

中华消费网

— 分享 —

【摘要】物业共治新样本

物业共治新样本

大兴区瀛海镇南海家园内,工人正在进行路面修复工程。本报记者 武亦彬摄

物业共治新样本

在老旧小区小关东里10号院内,经过改造,电动车在智能车棚里充电,院内场地也施划了整齐的停车线。本报记者 潘之望摄

物业共治新样本

▲治理后

物业共治新样本

?治理前 利泽西园一区通过成立业委会、解聘老物业等措施,小区环境大幅提升。

大兴区瀛海镇南海家园内,工人正在进行路面修复工程。本报记者武亦彬摄

在老旧小区小关东里10号院内,经过改造,电动车在智能车棚里充电,院内场地也施划了整齐的停车线。本报记者潘之望摄

▲治理后

?治理前

利泽西园一区通过成立业委会、解聘老物业等措施,小区环境大幅提升。

本报记者曹政

三年前的冬天,望京利泽西园一区,60岁的逯连英望着自家楼下堆成山的垃圾,有些绝望。本应为业主服务的物业公司却没人、没钱、没管理,就像这清不走的垃圾一般,看着就添堵。

十公里外,在中关村(000931)希格玛社区住了20年的姜杨裹着羽绒服,在家里冻得瑟瑟发抖。四五年来,这成了她每个采暖季的常态,就因为没有物业管理。

一样揪心的,还有胡同深处的朝阳门朝西社区居委会主任于春明,“216号和218号两栋老楼眼瞅着就要没人管了,以后小区垃圾谁管?治安谁盯?”

……

以1995年《北京市居住小区管理办法》颁布实施为标志,物业管理这一现代房屋管理模式正式走进北京。但伴随房地产极速扩张,物业管理行业已渐渐跟不上城市的快速发展,业主不满意、社区不放心,物业管理一度在骂声中成为基层治理的短板。这道看上去无解的难题,却依靠着各地绵绵用力、久久为功,终被破解,从此“骂声”变“掌声”。这些小区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蜕变中,又探索出了哪些经验可供借鉴?

基层管得动:党组织覆盖物业公司

“地下管道‘崩’了,小区里一股恶臭,路也走不了了。”前几天,大兴区瀛海镇南海家园五里的排污和雨水管道因沉降发生断裂,业主陈女士一个电话打到物业公司。

后面的事她没想到:撂下电话,工程小分队立刻赶来了,排查完原因后就紧急采购、抢修、回填、重新铺设管道。原本需耗时30天的工程,小分队加班加点,18天就干完了。

这家物业公司过去“踢皮球”是出了名的。“小区里哪有故障找物业,要么打不通电话,要么就四处推责任、不给管。”最终,业主和物业公司说话都不客气,直接就在电话里开骂;矛盾再升级,就闹到社区和镇里。

这种状况一度让主管物业的瀛海镇社区党委副书记李小凯“压力山大”。瀛海镇13个社区都是回迁小区,物业公司也是镇属集体所有制企业,服务意识不强。

但现实却是:即便居民告状到了社区和镇里,却总也管不动物业公司。这不是个例,物业公司没人管、管不动是小区长期存在的共性问题,亟待破解。“与小区有关的政府部门达到22个,但这22个部门的管理一度进不到小区里面。”房管部门一位负责人直言,说到底,物业公司之所以无视业主,还是因为在基层缺乏对其有效监管。

两年前,瀛海镇开始对这个镇属企业动了“手术刀”。“小区物业公司是镇属企业性质,就必须接受镇党委政府和社区党委的领导。”李小凯将物业公司各个项目部纳入所在社区党支部、居委会管理范围;还把社区管理结构由“一正两副”升级为“一正三副”,物业项目经理兼任本社区居委会副主任。这样一来,社区物业受社区党支部监督,无条件服从社区党支部管理。

监督之下,瀛海社区很快就变了。“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居民的问题能第一时间解决。”改革之后,瀛海家园一里社区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刘学敏深有感触。物业先是制定了31项免费维修项目,为业主提供最周到的服务;也确立了绩效考核制度,服务结束后,邀请居民为物业服务打分;对居民提出问题的响应速度有了明显提升,接到居民反映问题后,物业专员必须要在10分钟内到达现场给予回复。

不久前,市委市政府下发《关于加强新时代街道工作的意见》,提出:探索建立物业管理长效机制,扩大业主委员会、物业服务企业党的组织覆盖,建立健全社区党组织领导,居民委员会、业主委员会、物业服务企业共同参与的小区治理机制。

- THE END -
ICP证号:鲁ICP备18021188号-13     商务联系:gaojianhezuo@qq.com
CopyRight © 中华消费网 https://www.xjnewsw.cn 复制请注明出处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本站名单(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