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华消费网 >> 消费生活 >> 新闻正文

中华消费网:中国对外传播:从单向传播到多向传播

— 发布 —

2020-05-23 17:18

— 责编 —

admin

— 来源 —

中华消费网

— 分享 —

【摘要】中华消费网:中国对外传播:从单向传播到多向传播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籍此机会简要回顾中国对外传播一路走来的历程,是非常有意义的。对外传播是一个较为宽泛的概念。我国著名翻译家、资深对外传播专家沈苏儒先生认为,对外传播从实质上讲,是一种跨文化传播,传播主体和传播对象处于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氛围中,因此对外传播的内容及方式必须与之适应,方能取得传播效果。①

早期的中国对外传播更多的是单向传播

既然是一种跨文化传播,就有一个先决条件:跨文化成为一种需要。新中国成立之初,西方对中国采取政治上孤立、经济上封锁、军事上包围的敌对政策。我们的对外传播任重而又道远。时任新华社对外新闻编辑部主任陈龙同志在为中国特稿社成立30周年撰写的纪念文章《三十而立》中写道:“……新中国刚刚成立。与我为敌的帝国主义势力,千方百计妄图封锁与孤立中国,我对外宣传所面临的国际局势是相当严峻的。对外部向国外发的新闻很少为国外报刊所刊用。”②

应运而生的中国特稿社,成立于1950年,有“外宣轻骑兵”之美誉,所采写的稿件体裁多样,文风活泼,通俗易懂,在这个时期发挥了独特的重要作用。从北京邮寄出去的特稿,被外国报刊采用后,循着它们的发行网传播开,与众多海外读者见面,以最低的成本取得了良好的宣传效果。在我们还没有多少建交国、我们的人员和书报刊还无法进入这些国家的时候,装有中国特稿社特稿的航空信却能冲破层层障碍。更有趣的是,从事特稿报道的前辈们注意到,西方报刊对白送的稿件警惕性很高,认为是“宣传品”,但对需要付费刊发的稿件反而没那么多顾虑。就这样,他们不但刊发送上门来的付费稿件,还转而向中国特稿社约稿。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特稿社平均每年的美元稿费就达两万多,为国家塑造良好形象的同时,还积极为国家创汇,可谓实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

这并不是说我们的对外通稿没有意义了,在那个特殊年代,西方媒体对社会主义中国发出的报道疑虑重重,不可能直接采用新华社通稿,成见当道、断章取义的情况很常见。相较之下,淡化宣传味儿的特稿更有机会以本来面貌与西方读者见面,最大限度保证了中国故事不走样儿、中国声音不走调儿。

改革开放初期,从“介绍中国”到“说明中国”

随着中国在国际上的朋友圈越来越大,中国的对外传播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改革开放初期,我们迫切希望得到国际社会关注。重新打开国门的中国,对世界而言也好似一个“新大陆”,海外很多人对中国知之甚少,同时也希望增加对中国的了解。《中国建设》(现为《今日中国》)杂志社曾梳理了1982年收到的各国读者来信,从他们感兴趣和要求报道的约150个问题中可以看出,当时海外读者关心的中国话题涉及政治、经济、文化、艺术、体育、军事、国际交往、民族、宗教、社会生活、医疗健康等诸多方面,例如,摩洛哥读者提出“请介绍中国人的习惯”“请把中国有名的格言介绍给我们”,法国读者问“中国各级政府机关的财政支出费用是怎样获得的”,澳大利亚读者说“我想知道在你们社会里妇女是如何赢得她们的平等地位的”,肯尼亚读者提出“请介绍中国人民的假日活动”“请介绍中国政府选举情况”,美国读者提出“请报道儿童是如何受到关怀的”“中国丰富的植物资源的报道是不够的”,联邦德国读者提出“能不能报道青岛啤酒”“中国佛教协会能否每半年发表一篇有关中国佛教现状的文章”,巴西读者说“我非常希望读到关于中国唱片生产的报道,以及这种生产活动对全国各种音乐活动产生的影响”,贝宁读者“希望读到有关体育冠军的情况”,印度读者提出“请报道针灸和中药”,等等。③

虽然这一百多个问题并不能全面代表上世纪80年代初期海外受众的中国关切,但管中窥豹,还是比较生动地反映了当时的真实情况,他们提出的问题或深或浅,都与各自所处的社会环境有一定关系。而这一阶段的中国对外传播,一个比较突出的特点是“介绍中国”,所做的工作带有科普性质,这里有个有趣的现象:对外传播的主体和受众都亟需补充知识储备。一方面,对不甚了解中国的海外受众而言,我们的对外报道部分内容是普及中国常识的;另一方面,对海外也不甚了解的对外传播者,也在努力了解国外新闻报道和大众传播的现状、趋势,结合我国对外报道的原则、立场和需要,师夷长技。

- THE END -
ICP证号:鲁ICP备18021188号-13     商务联系:gaojianhezuo@qq.com
CopyRight © 中华消费网 https://www.xjnewsw.cn 复制请注明出处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本站名单(数据)